我的位置:首页 >> 电影

第一节br人们常说一同同过窗的

发布时间:2020-01-21 21:55:03 来源:自贡娱乐新闻网

第一节
人们常说一同同过窗的,一同扛过枪的,一同分过赃的,一同嫖过娼的人,有着常人不及的深厚情谊。我,郎关山,还有古水根,就是一同扛过枪的。虽然参军之前我们并不熟悉,但来自一个县,又分到一个营,古水根和我还是一个连,我们三个人的感情那是没得说的。不过自转业以后,郎关山和我还经常见面,时不时在一起聚一聚,喝点小酒,但古水根却一次也没谋面。
90年回到地方后,我在法院工作,关山在税务局。本来水根也可以有一份公务员的工作,但他却放弃了这样的机会。他到我们县最西北的一个叫野狼窝的地方承包了一大片荒山,从此过起了隐居生活。对此不但我们不理解,就连他家人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最要命的是,他是家里的独子,始终不肯娶妻生子,害得他父母像祥林嫂,逢人便诉苦。有一次老两口来法院找我,求我去劝劝他,那是我工作四五年的光景。我去野狼窝找他,除了在两座坟茔旁看到他的一间小土屋外,人影压根就没见到。后来听关山说,水根在参军前后谈过一个女朋友,叫丛什么的,是他小姨子的同学,还是一个大学生,但不久那大学生就没了音信。水根始终不肯谈对象,不知道是不是与这次失恋有关系?
时光荏苒,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心中想见他的愿望日渐迫切。好在现在交通发达,从县城到野狼屯乡政府已经修好了公路,还通了班车,于是决定在一个双休日去看看他。前几天和关山约好一道去,头一天晚上他来电话说临时出差去不了了,我就一个人去了。
我决定要找他还因为有一个心结一直没解开,这次一定要问问清楚。
水根原先是一个快乐的男孩,部队的生活虽然艰苦单调,但他心头充满阳光,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尤其吹得一口好口琴,像《红莓花儿开》《莫斯科郊外的傍晚》《红河谷》这些原本有点忧郁的曲调,经他一吹便明亮、欢快起来。可就那次执行任务回来,在清洗坦克时,他突然一头栽在地上,整整昏迷四十九天。把我和关山都吓死了。
他醒来后,人就变了一个样子,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有时呆呆的看着前方,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在宿舍的夜色里自言自语,或哭或笑。
当时他提出病退回乡。可连长和指导员都是极负责的人,说病退回去许多待遇不一样,还是再熬几个月正是退伍吧,一个农村娃参军不就是奔个前程为了一份皇粮吗?之后那几个月他差不多是在营房准确地讲是在宿舍里度过的。
临走前,指导员把我叫到连部,叮嘱我回到地方后多多关照水根。 就在那次谈话,指导员向我透露了一个细节,这更增添了我心中的疑窦。水根在冲洗坦克时,发现在履带上缠着一个紫色香囊。他一把握着香囊,久久凝视,然后就一头栽了下去。昏迷中他始终握紧那香囊,怎么掰也掰不开。后来护士长说,别掰了,他攥着心里会踏实些的,或许还能醒过来。
解开香囊之谜也是我多年的愿望。

第二节
班车在野狼屯乡政府门口停下的,从乡政府到野狼窝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路。刚开始路边还有农舍,后来渐渐稀疏了,到了山脚下,已经没有一户人家了。
羊肠小道向山里蜿蜒,我依稀记得那是进山的路。进山以后,感觉满山树木蓊郁,不像上次来的时候那么荒凉、空旷。但这葱茏的树木却又增加了几分阴森和寒气,虽然是秋日的中午,但我依稀感到阵阵凉意袭来。有时一只野鸡或别的什么扑噔噔惊飞过,更是叫人心头一颤。好在我是当过兵的,自信身上还有一股英武豪气,所以心里并不十分害怕。
看着满山满坡郁郁葱葱的松柏之类的树林,我不由得佩服起水根了,看来这二十多年他没白干。人的一生其实很短暂,也就能干那么一两件事情。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浑浑噩噩,倒不如水根这样踏踏实实做一点事,为后人留下一份实实在在的财富。水根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是一个人干还是早就成家了?说不定这山谷深处已然“屋舍俨然,有黄发垂髫”了,说不定还有娇妻美妇呢?果真如此,也不失为世外桃源,也是人生之一种境界。
羊肠小道引我翻过几个小山岗,绕过一片柏树林后,眼前出现了一座院落。开着紫色小花的老藤围在四周,几间青砖青瓦屋舍呈品字形散落在院子里,其中有一座尤显高大宏伟。在这深山里还有这样的高房大屋也算是难得。
我估摸着这是水根的住处,兴奋的冲下山坡,推开荆条门,大声喊道:“古水根!古水根!水根!水根!”里面没有人答应。
进了院子里,看见竹竿上晾晒着好多衣服,其中还有女人的漂亮内衣。“阿弥陀佛,水根这小子终究是结婚成家了!”我不禁为他高兴。
就在我还在大呼小叫的时候,从右手的屋里走出一位手拄长竹竿的中年妇人。她一边用手背揉眼睛,一边缓缓说道:“什么水根火根的?你找错了地方。”我上前向屋里扫了一眼,门边还有一位中年男子在用树条编制篓筐什么的。
“大哥,大嫂,我是古水根的战友,特地来看他的,他就在这山上。”我掏出香烟,想进门和中年男子套近乎。
那男子连忙起身,拦住门口,对我快速的打量了一眼,恶声恶语说道:“你这人是什么毛病?告诉你没有什么水根,你走吧!”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受人这么抢白,脸上顿时放不下了。心想这些山野村民真是没教养,一扭头出了院门,悻悻走了。
拐过院子后,迎面的山坡上是一大片薰衣草。紫蓝色的,一层层的,在中午的阳关下十分好看!在这山洼里还能见到这么多漂亮的薰衣草,真叫我大吃一惊。看来这荒山野谷已经叫水根拾掇的有些模样了。不过刚才那户人家压根就不认识水根,莫非水根早就离开了野狼窝,这开发的另有其人?不过这些不影响我欣赏薰衣草的雅致,我兴奋的向薰衣草那边跑去。

第三节
或许我跑得太快,好像和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或者是脚下被东西绊了一下,总之是重重的摔了一跤。我爬起来掸掸身上的泥土,忽然发现身边的荆棘枝条上挂着一枚紫色香囊,香囊在风中左右摇晃。我想起了指导员讲的故事。哈哈,这一定是水根的那枚香囊!这么说,水根就在这附近不远了。
我从荆棘上摘下香囊,仔细的审视着。这是一枚大半是血紫色的香囊,但袋口的那一小块是绿色底子白色碎花,香囊散发着薰衣草的香味。
就在我专心致志琢磨这枚香囊时,传来一个姑娘清脆的声音:“别打开,那是我的香囊。”
我抬头一看,在路边不远处的松树浓荫里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一身海魂衫布做的连衣裙,蓝白相间的线条把她衬托得越发苗条,乌黑的头发剪成齐刘海发式,齐齐的刘海下是一双清澈的水灵灵的眼睛,苹果型的脸蛋略微有点惨白。
“这真是你的香囊?那么你是古水根什么人?”我把香囊提在手里摇晃,有点得意。
“你把香囊还给我我就告诉你。”那大学生模样的女孩虽然有乞求的成分,但不失大方和清纯。这时我发现她两个酒窝很深,右边的嘴角下有一颗恰到好处的美人痣,增添了几分调皮的意味。
“这香囊是水根的吧?我是他的战友,我曾经见过。”我撒了一个小谎。
“你把香囊扔过来,我就告诉你这个香囊的故事。”她的神态是那么楚楚动人和虔诚,都叫我不好意思回绝;再说这荒郊野外的和一个小姑娘纠缠也不是我辈的所为。
“那一言为定!”我把香囊扔了过去。
女孩子接过香囊后,用手抹了一下刘海。突然,她宽广白皙的额头冒出一注殷红的血。凭我的职业素养,一眼看出射来的是坦克上7.62mm机枪子弹。
“姑娘,你怎么啦!”我大吃一惊,跨步奔了过去。
可到了跟前,什么也没有了。刚才活灵灵的一个人怎么一眨眼就没了?我汗毛倒竖,我知道遇到鬼了!
愣了一会,我拔腿向那户人家跑去。
或许是路不熟悉跑错了道,刚才就在身后的院落不见了,倒是转到了门前有两座坟墓的小屋前。我想起来了,这是上次来见过的水根的小屋。
我跑了过去,使劲的捶着门:“水根!水根!---”可没有人答应,再低头一看,门上挂着锁。
看来水根还是不在。我没多想,沿着来时的羊肠小道一个劲的往回跑。
我已经记不清是怎么跑下山的,只是出了山口,人几乎要虚脱了,重重的瘫坐在地上。
第四节
回来后,我连续发了几天热。这次野狼窝遇到女鬼的事情,我一直没和别人说,包括妻子。我隐约感到这个女鬼与水根有瓜葛,很为他担心。
元旦前,我早早的和关山打招呼,叫他一家子元旦来吃中饭,我要亲自下厨做几个拿手菜。快到11点了,关山还没来,我就打电话催他。他说他小姨子从南京过来了,要把家里的饭菜弄好才能来。我有点生气:“你小姨子也不是外人,是你小姨子还不是我小姨子吗?一道过来!”妻子又打电话给他夫人,叫他们一起来。
关山的小姨子叫吕嫚嫚,好多年没见了,已经从一个羞涩的少妇变成了体态丰盈珠光宝气的贵夫人了。据说她现在的老公是土金豪,她和许多富家婆一样说话大大咧咧,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几杯酒下肚,我们的话题自然落到水根身上。
“要是水根也能来喝上几杯该多好呀!这小子是不是撞邪了,被树精花妖迷住了?这么多年也不和我们联系。”关山端着酒杯不满的对我抱怨:“老金呀,你也是的,找一个人都找不到,至少写个号码丢到门缝里呀!”
“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我是被吓回来的!我遇到了一个头上冒血的女鬼,没把我吓死!”我辩解道。
听说我遇到了女鬼,一桌子人都追问我是怎么回事,妻子尤其催得紧。我于是把怎么吃那对中年人闭门羹,怎么拾到香囊,后来怎么遇到女鬼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那女鬼真的是齐刘海发型,嘴角有颗痣,两个深深的酒窝,穿海魂衫连衣裙的?”吕嫚嫚没等我说完,盯着我问道。
“是的!”我又把那女鬼的相貌详细描述了一次。
“你真的看到那香囊了?绿绸布碎花的,装有薰衣草的香囊?”
“是的,那香囊底子是绿的,但大半个被血染过,所以是紫色的。我没打开,但那香味应该是薰衣草的。”我肯定的点点头。
吕嫚嫚眼角有泪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作孽呀!丛菲这丫头到现在还没投胎,这都二十多年了!”
“丛菲是谁?你认识她?”妻子放下筷子,直瞪瞪的看着吕嫚嫚。
从吕嫚嫚那里我们知道了水根的恋人那个叫丛菲的姑娘的一些情况。
丛菲是吕嫚嫚初中和高中的同学兼闺蜜。高二那年,一次吕嫚嫚到丛菲家里玩,无意间在她的枕头下发现了两个绿绸缎碎花香囊,里面装满薰衣草。再三追问下,丛菲红着脸羞涩又甜蜜的承认她谈男朋友了。男孩是她青梅竹马的邻居,正在一个坦克部队服役,比她大两岁。过几天就要回来探亲,她就做了这对香囊,送他一只。
后来高中毕业时,丛菲执意要填报北京一个大学的志愿,就是因为这个叫水根的男孩在那附近当兵。丛菲开学是吕嫚嫚送她到南京火车站的,那天丛菲剪掉了多年的长辫子,换成了齐刘海发式,说是水根寄来一个电影明星照,叮嘱她剪成这样的;还有那身海魂衫布做成的连衣裙,也是水根特地买的布料做的,丛菲自己也很喜欢这件清清爽爽的连衣裙。
可第二年夏天就传来丛菲失踪的消息,在同学们之间悄悄流传。每次老师同学们见面说起她时,总是小心翼翼,既惋惜又无奈。
丛菲是家里的独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她父母急的一病不起。不久她母亲哭瞎了眼睛,在一个冬夜里,栽倒了村口的水沟里淹死了。办完了她母亲的丧事,她父亲病得更厉害了,大概一年多就服毒自杀了。她父亲的丧事是水根来办的,并把她母亲的坟也迁走了。至今村上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坟墓在哪儿。
听完了吕嫚嫚的讲述,我们都唏嘘不已。关山流着泪说,他以前一直怀疑水根的昏迷和后来的隐居都与丛菲有关,但始终不敢往深处想。
之后,女人和孩子找借口下桌了。我们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把酒送进肚里。那天,关山和我都喝得烂醉如泥。
自那次醉酒以后,我老是会做同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在脸盆里洗手,洗着洗着,水里面全是血,换了一盆还是血,再换还是殷红的。春节期间一次酒后,我把这个梦境讲给关山听。他一把抓住我,张大着嘴巴,瞪大着眼睛:“不会吧?你也做这样的梦?那军用脸盆里的水红红的,一股血腥味,有时不止一双手,而是两双,三双---”“真的?”这下轮到我目瞪口呆了!
2014年5月10日

共 46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凄婉的故事,离不开爱情主线的故事。作者以流畅的笔触,如泣如述讲着一个传说故事,一个关于紫色香囊和女鬼的故事。其实,真,还是假?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故事里主人公的遭遇,从故事的开始,到故事的最后,紧紧牵住了读者的心。水根与丛菲,一对恋人之间发生的一切,是那样真实,又是那样的充满梦幻。作者就是用这样娴熟的笔法,引导读者走进故事,去关心主人公的生死之恋。这就是作者的成功,抓住读者的心,让读者随着自己的笔尖喜怒哀乐。感谢赐稿梧桐文苑,梧桐有你更精彩。【编辑:江南铁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5160007】
1 楼 文友: 2014-05-11 14:41:1 金陵叟,你是曾经言语的那个金陵叟吗?你注册了江山,又加入了梧桐吗?真心欢迎!小说够惨的,有一种凄凉美!再来!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5-12 15:1 :21 何老师好!老师文字功底文学素养了得!请多指教!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5-12 15:1 :57 还就是烟雨那个金陵叟,老朋友了!问好!
 楼 文友: 2014-05-11 14:5 :25 你好,老朋友,你终于来了。谢谢你,第一篇来稿就如此精彩。
回复  楼 文友: 2014-05-12 15:12:24 谢谢江南老师认真精彩的点评!问好!
4 楼 文友: 2014-05-11 16:45:50 拜读金陵老师佳作,金老师是多产,快产,特产的作家,值得学习,期待指教! 流星惊月风前影,笔落天涯腕底香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5-12 15:14:25 谢谢张老师!祝好!
5 楼 文友: 2014-05-11 19:46: 1 欣赏金陵老师的小说,问好,远握!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5-12 15:14:5 谢谢吴老师!望多指教!
回复6 楼 文友: 2014-05-12 15:15: 7 谢谢丹枫老师鼓励!祝好!
7 楼 文友: 2014-05-16 09:04:49 祝贺金陵叟老师佳作荣获精品,恭喜、恭喜。问好,祝创作愉快!
8 楼 文友: 2014-05-16 09:06:50 一篇传奇故事,作者通过对香囊传奇色彩的描绘,看到了一个人爱情的曲折与令人辛酸的悲剧,情节自然流畅,跌宕有序,主题突出。欣赏佳作,问好老师,期待精彩继续呈现。东莞治疗白癜风费用
藤黄健骨丸能舒筋健骨吗
南通中医男科医院
相关阅读
伊甸之东李妍熙含泪与丹尼斯订婚

《伊甸之东》李妍熙含泪与丹尼斯订婚《伊甸之东》中将对东哲(宋承宪饰)的思念深藏在心底的英兰(李妍熙饰)跟Mike(丹尼斯.吴饰)举行了订婚仪式。李妍熙与丹尼斯订婚。网易娱乐独家报道

02月23日 21:18
李威悼念许玮伦曾为工作隐藏恋情致分手

李威悼念许玮伦 曾为工作隐藏恋情致分手  李威悼念许玮伦 曾为工作隐藏恋情致分手11月13日是许玮伦的冥诞,许玮伦前男友李威晒旧照为其庆生,这也是李威连续11年为已故的许玮伦庆生。可到

02月23日 19:39
龙印战神 第1178章 崩裂

龙印战神 第1178章 崩裂“从今天起,斯诺河防线外四个星域的范围,部归于地球联盟殖民地,第五次斯诺河战争如果在这片星域进行,论是类人族同盟,还是j联盟异族,一律格杀勿论!”低沉沙哑

02月23日 19:17
诸神之国 第148章 地震

诸神之国 第148章 地震“嗯?”吕烈微微一愣,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脚下躺着的食人枭,黎远淡淡道:“你以为,那个三头带你们去的,便是迷神宫的出口了么?”“若是他知道迷神宫的出口,他自

02月23日 15:13
宋承宪拍新戏被迫减薪4127万元充公

宋承宪拍新戏被迫减薪 4127万元充公宋承宪被迫减薪!他在新剧《伊甸之东》搬瓦斯、倒垃圾做苦工,但他可不是廉价劳工,一集酬劳高达7千万元韩元(约165万元台币),合计50集便可进帐8254万元台

02月23日 15:05
均为首次成书之作

由上海九久读书人与上海文艺出版社联合策划出版的王安忆最新小说《众声喧哗》将于明年1月8日推出。昨起,该书开始在当当、卓越、京东、博库网、99网上书城等5大网络书店预售。 《众声喧哗》

02月23日 14:19
友情链接: 自贡娱乐新闻网